医药卫生网 > > 内容
“为老百姓做些实事,让更多的患者远离痛苦”
2017/9/27 | 来源:医药卫生网 |

“为老百姓做些实事,让更多的患者远离痛苦”
——偃师市城关镇前杜楼村乡村医生赵站周的心声
本报记者 刘永胜  通讯员 刘枫丽

    赵站周(右一)和他的助手赵杰在为患者治疗  刘云飞/摄

 

    他叫赵站周,是偃师市城关镇前杜楼村的一名乡村医生。30多年来,他扎根农村,视患者如亲人,不怕脏、不怕累、不计报酬地为他们解除病痛,受到乡邻的一致称赞;他以实际行动践行着“老老实实做人,实实在在做事”的人生格言,先后多次被偃师市授予“先进乡村医生”、“十佳乡村医生”、偃师市“道德模范”、河南省“优秀乡村医生”等称号;20年来,他行医的事迹多次被国家、地方的报纸杂志和省、市电视台报道。2016年,他被河南省卫生计生委等单位授予“百佳爱心医生”称号。
做好基层医疗工作
当好乡亲们的健康“保护神”
    前杜楼村是个大村,现有居民828户3140人。作为村集体卫生所所长,赵站周搞公共卫生服务是出了名得好。
    据介绍,在为全村60岁以上老人建立健康档案的同时,赵站周对全村老年慢性病患者分布情况了然于心。他定期上门为老年慢性病患者服务,关注每一位患者的身体变化情况。前杜楼村7岁以下儿童大约有1200人,赵站周按要求给每名儿童建立了卡、证、册,按年龄及时接种对应疫苗,从不漏人,常年建卡率达100%,接种率达100%。他带领大家严格落实《传染病防治法》,大力开展农村爱国卫生活动,使人人讲卫生成为该村群众的自觉行动。
    开设家庭病床,开展个性化服务。为了更好地服务本村行动不方便的老弱患者,10多年前,赵站周就带领大家开始设立了家庭病床。他们把所管理的家庭患者分为以下几种情况:一是老年卒中偏瘫患者;二是因各种原因导致的生活不能自理者;三是年事已高不能行动者;四是出院回家康复的患者;五是离卫生室近且需要在家治疗的患者。他们将这些人一一记录在册,定期上门服务,如有特殊情况随叫随到。
    老年人大多有体臭,且有不同程度的便秘,赵站周不怕脏、不怕累,多次下手为便秘患者掏粪。这些连患者儿女都不愿干的事,赵站周却干了。每一次,患者都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    记者了解到,行医几十年,赵站周没能在医疗活动中赚多少钱,反而是用家庭其他经营上的收益来补贴在行医中的花费,为此,他没少与家人闹别扭。
    30多年来,他常常一大早去上班,晚上整理完病历、看完家庭病床患者后才回家。就这样,一年365天,他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工作着,也许只有大年初一才能够安安生生在家吃个团圆饭。
他的理念是让患者
用最少的钱解除痛苦
    在长期的临床工作中,赵站周发现便秘患者特别多,因此引发的疾病也特别多。患者特别痛苦,他看在眼里,痛在心上。
    自2005年开始,赵站周结合临床情况,潜心研究治疗便秘的方法。他利用空闲时间自费到西安市中医医院、西安医学院、中日友好医院等单位进修学习;在参加全国性或地方性肛肠病专业会议时,见缝插针向专家请教,与同行深入交流,不断积累便秘的治疗方法;多次在北京开完会后,一头扎进国家图书馆查阅医学资料……在博采众长之后,在临床实践中,他结合不同患者的情况,因病施治,以西医诊断、中西医并重、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医学思路,大胆实践创新,逐渐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他自制研发了“久服康”系列方剂,经过对1000多例患者的临床观察,效果显著。
    他编写的多篇关于治疗便秘的论文在国家级医学杂志上发表。2016年7月和2017年4月,在偃师和洛阳,他组织举办了苏、贵、冀、豫便秘病友康复座谈会和第二届赵氏疗法预防与治疗便秘座谈会,得到了患者的一致好评,受到业内专家的广泛认可。
    前杜楼村48岁的徐某,患便秘10年有余,曾因便秘引起失眠多梦、心情烦躁,继而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。多年来,为了治疗疾病,徐某四处求医,一家人的全部收入都用在了看病上。徐某回忆说,他常常在厕所里一蹲就是半个小时以上,有时一星期解一次大便,难受得要命,有好几次自己都不想活了!经赵站周治疗半个月,现在,徐某每天大便一次,身体好多了。
    来自黑龙江的薛女士今年63岁,2011年的一次手术让她落下便秘的病根。腹胀、乏力、走路不稳……这种病痛折磨了她6年多。一次在无意间,她看到报纸上关于赵站周的行医事迹报道,就带着一线希望来求医看病。经过治疗,3天,她就奇迹般排便通畅了!她高兴地说:“赵站周治疗便秘太神奇了,我6年多都没有感觉这样舒服了。”
    便秘患者崔女士称赵站周是现实版的“神医喜来乐”。她说,自己这几年便秘越来越严重,吃的药数不清,她一想起就想哭,经赵站周医生治疗,现在便秘症状好转很多,浑身轻松。
    “我想为老百姓做些实事,让更多的患者远离痛苦!”赵站周说,村卫生所是自己的工作平台,农村公共卫生服务是自己的工作,解决患者的疾病痛苦是自己的天职,为此苦点儿、累点儿、报酬低点儿都不是什么问题。为农村医疗卫生事业服务一生,就是他本人不懈的追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