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热线:0557-3035678投稿:suzhouxinwenwang@126.com广告投放:0557-3054418
首页 > 正文

待遇低工作压力大 社区干部如何“招得来留得住”?
2019-06-13 10:11   来源:安徽日报   作者:  李浩 

社区干部处于社会治理第一线、服务群众最前沿,事繁责重。确保社区干部队伍稳定、激发干事创业热情,直接关系基层社会治理水平和服务群众能力的提升。

流动频繁 人员难言稳定

“前两天有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辞职了,虽然很惋惜,但是也只能送上祝福。 ”日前,记者来到合肥市某街道,该街道党政办主任齐某正在为社区工作人员张某办理辞职手续。

齐某告诉记者,张某是两年前由市辖区面向社会统一招聘的社区工作人员,当时和他一批被分配到该街道的共有18人。让人意外的是,在报到当天只有10人前来。街道将他们分配到了各社区,一天后又有两人来街道要求辞职,其后陆陆续续有人离职,现如今,那一批新招录的社区工作人员只剩3人还在工作岗位上。

“以前看到大学生到社区工作,心里还挺高兴,因为来了人才。现在看到大学生来社区,第一时间疑惑他能干多久。”淮南市某社区党委书记关某向记者直言,他所在社区有7名工作人员,5年间离职6人,走的大部分都是考进了机关、事业单位。不少大学毕业生把社区当作“跳板”,工作两三年积攒了基层工作经验就去考公务员、事业单位或去国企。现在,常常能听到社区年轻工作人员互相询问:“书看得怎么样,最近哪里有公务员和事业单位招录信息? ”

记者调查发现,社区工作人员流失的情况较为普遍。以合肥某市辖区为例,去年9月,该区招聘社区工作人员150人,短短半年里就流失了46人。

“人员流动过快,使社区工作开展受到限制。 ”合肥某社区党委书记陈某告诉记者,他所在的社区从2013年至今共招进了27人,因为各种原因离开和退休了28人。“6年来社区工作人员不增反减,但社区承担的工作量却在增加。现在还有2个网格还没有配备网格员,一些工作开展起来有些力不从心。 ”陈某说。

“年轻人来到社区,我们都是手把手地教,刚开始上手,一场考试就考走了。然后调来新人,一切又得重新再来一遍,居民也需要再次熟悉他们。 ”蚌埠市某社区党工委书记何某告诉记者,社区工作实践性很强,很讲究方式方法,需要对基层情况非常熟悉。年轻人本来就缺乏工作经验,如果心安不下来,工作也不可能全身心投入,社区工作效果肯定要打折扣。

待遇偏低 工作压力较大

“人才难留的首要原因是待遇。 ”淮南市某社区党组织书记朱某告诉记者,该社区一名普通工作人员每月拿到手的收入不到1500元。身为书记,朱某每月工资也只有2300元。 “年轻人刚进入社会,要谈恋爱、买房结婚,这样的工资水平确实偏低。 ”朱某说。

“社区工资不高,但是工作不少。 ”朱某表示,社区是社会治理的“神经末梢”,工作千头万绪,自己所在的社区明确要负责的具体工作和为民服务项目就有81项,涉及党建、综治、文明创建、计生、社保等方面。除了“规定动作”外,还有社保认证登记、各项普查等临时性任务,工作量很大。加班是家常便饭,如果遇到文明创建、禁燃禁放等特殊情况,还得牺牲节假日,甚至年夜饭都没办法和家人一起吃。

面向群众、事务琐碎,要求社区工作者特别有耐心、能受得住委屈。合肥某社区党委书记陈某表示,许多大学生满怀期待来到社区,然后下派到网格,每个网格对应百户居民,他们家里的情况都要了解,大事小情都要解决,工作非常繁琐。居民有需求,都会找社区,哪怕再小的事社区干部也要去解决。可现实的尴尬是,社区不是执法部门和行政机关,一些问题解决不了,居民就有可能不理解,甚至闹情绪。这给许多刚出大学校门的年轻社区工作人员带来很大心理落差。

一些社区干部对自己的身份和角色定位感到迷茫。陈某告诉记者,社区所有工作人员都没有编制,通过正常的晋升途径,几乎不可能进入公务员序列,干到头就是当社区党组织书记或居委会主任,大部分社区工作人员一辈子都待在同一个社区的同一个岗位上。

“待遇偏低,缺少出路,工作又繁忙,导致我只能把社区工作当作积累经验的‘跳板’,一旦遇到合适机会就跳槽,很难沉下心来熟悉基层工作,安心服务基层群众。 ”一位已经离职的原社区工作人员坦言。

多措并举 确保扎根安心

“社区是最接近群众的社会细胞单元,承担了大量的社会事务,稳定社区干部队伍非常重要。必须重视社区干部总体待遇偏低、上升空间偏小等问题,认真加以解决。 ”省委党校(安徽行政学院)教授昂永生建议,提高社区工作人员工资待遇,建立基本工资加社区工作年限工资的工资增长机制,做到干的时间越长、工资收入越高,从而更好稳定社区干部队伍。同时,打破社区干部晋升的“天花板”,拿出一定岗位和编制专门面向服务一定年限的优秀社区干部招考,甚至直接选拔、转编,让素质高、有能力的社区工作者走上更高舞台,切实打通职业晋升渠道。

“大学生到社区工作,能发挥他们年轻、有文化的优势。但是,过度强调社区干部的年轻化和知识化,并不符合社区工作的实际。 ”蚌埠市某社区党组织书记何某认为,社区工作都是群众身边的小事,并不需要特别高学历的人才,而是要求工作人员具有较强的沟通能力与亲和力,能和群众打成一片。

何某表示,现在社区工作人员的招录形式以笔试加面试为主,虽然有地方将招聘门槛放宽到高中,但是对报考学历条件没有上限限制,许多本科甚至研究生学历的学生也会报考。学历较高的报名者通常考试能力更强,在应聘考试中占有很大优势。然而,这些高学历人才对职业发展有更高期待,社区这座小庙很难留下他们。 “社区可能更需要35岁以上,学历并不太高,具有一定社会阅历的中年人,他们更能够沉下心、扎下根,留在社区工作。希望有关部门在制定招录政策时,能为这类人群专门留出一定名额。 ”何某建议。

用获得感增强归属感

笔者在采访中发现,一些社区面临人才招不来、留不住的困境,缺兵少将、人手不足的状况,影响社区服务管理水平提升。

“责任大、工资低、出路少”是社区人才难留的重要原因。当前社区在基层治理和群众服务方面职能不断强化,群众要求和期待也越来越高,社区干部承担的事务越来越繁重。由于社区干部不是公务员、事业编制人员,职业成长空间相对受限,加上待遇不高,因此对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缺乏吸引力。

社区是服务群众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是密切干群关系的重要纽带,在城市管理服务、凝聚居民群众、化解社会矛盾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。社区的这些重要职能需要社区干部来实现,建设一支数量充足、结构合理、素质优良、业务精通、服务到位的专业化、职业化社区干部队伍显得迫切而重要。

要打造一支稳定的社区干部队伍,必须让社区干部有更多干事创业的“获得感”。要给社区干部“减负”,厘清社区职权,剥离不该由社区承担的行政事务,让社区回归服务的本职定位,在服务群众中实现价值。要提高社区干部的各项生活待遇,建立科学合理的薪酬制度,解决社区干部的生活保障和后顾之忧。要打通社区干部的工作“出路”,注重培养和选拔有责任、有能力的年轻人,甚至可以探索选拔工作能力突出的社区干部直接转编转岗。

只有将政策红利更多向基层倾斜,让社区干部在干事创业上有奔头,在薪酬待遇上有甜头,在职业发展上有盼头,才能提高社区工作岗位的吸引力,引导更多有志青年安心献身基层、尽心服务群众。

编辑:繁星

相关热词搜索:

?
关注我们
微信公众号